2021-旧事重提(持续更新)

发布于 2021-01-06  774 次阅读


祝大家新年快乐!

2020年发生了许多事——新冠疫情爆发,英国脱欧,美国制裁华为等等。2020是多事的一年,也是在这一年,我[Thrower(Tommy)]和大家见面。
注:本文凭记忆以及当时的聊天记录,截图等对2020年我在网络上的经历进行描述,写时比较匆忙,稍后会补充更新内容。如有漏掉的地方欢迎大家在评论区提醒,我会第一时间补充。
故事开始的地方
年初,新冠疫情爆发。刚开始对新冠疫情不是很重视,直到1月23日武汉封城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不得不取消了和女朋友外出旅行的计划在家居家隔离。
我于19年4月在冰儿红盟注册账号,今年之前基本没发帖,居家隔离时空闲时间多,在红盟连续发贴,发技术贴的目的是为了记录,如SQLmap的语法,怕以后长时间不接触遗忘了。

冰儿红盟成员几乎都是小白,几篇技术贴发出后评论区不少小白直接称呼哦为“大佬”。
与“大佬”为敌
后来一名用户名为“小吾(吾皇)”的成员发了几篇渗透经历,明显是编造的前后矛盾,时任冰儿红盟讲师蛋壳发帖拆穿他的胡言乱语,掀起了冰儿红盟社区打击“小说家”的热潮。这时用户名为“网络中的战神”的小说家在论坛发表了几个超短篇小说,大致内容是他同学攻击他的计算机,他把对方D蓝屏,帖子我已经找不到了,但是我和他的聊天记录还在。



一派胡言,图中提到的天眼是吾皇“大佬”发的娱乐圈黑客工具包。我当时在他的小说下的评论区狂喷,清风,影子等人可以证实。期间我和前红盟成员泉quan产生点了小插曲。具体过程通过当时的日志可以明白。

当时每隔几天冰儿红盟版主冷月都会在论坛转载网络上关于Kali Linux的教程,把文字粘贴过来,当做自己的教程发,我也是在评论区直接拆穿。泉quan,龙神,冷月等人在冰儿红盟的小白眼里是神一般的存在泉quan的话自然会有人信,于是在小白们的眼中,我逐渐被这群“大佬”形容成小说家。
“大佬”的打击报复
五月初,我以小号进入了冰儿红盟QQ群,刚一进群,群成员立马对我进行嘲讽,理由很简单——我发帖描述DDoS使他人蓝屏。这不是网络中的战神干的事吗?怎么被加到了我头上?我第一时间截图澄清,在年末我询问某冰儿红盟前成员了解到该谣言源自龙神。该QQ群内的成员几乎全是小白,不定期在论坛发早已发过的过时的资源,例如QQ刷屏VBS脚本等,也被我喷过,这大致就是之后这群“大佬”对我进行各种嘲讽挖苦诬陷丑化的最主要的原因。在他们的影响下,把Tommy宣传成了一个没有任何技术,爱编故事,喜欢搞事的脚本小子。这时候有人会问了?你为什么不出来解释呢?——没什么好解释的,事实就放在那里,任何人也无法掩盖。清者自清,沉默是金,我懒得去解释,感觉很幼稚,相信各位也这么认为吧。于是经过冰儿红盟成员各种加工,后来进入冰儿红盟的小白深受影响。他们大多数未成年,没有分辨是非的能力,碍于面子问题,即使知道自己是错误的也毫不悔改,将错就错。五月到七月,我忙着修改工具包,编写一些小程序,做一些关于渗透测试的练习。值得一提的是,当时冰儿红盟QQ群内的机器人是安静负责的,在拉赞助,出于友意,自愿赞助了100软妹币。泉quan看到后屡次发信息要求我打赏他的公众号,于是我就勉强转了25软妹币,还嫌少。。。

这群大佬是只为了软妹币,拿到后该怎样还怎样。到了七月,也是非常莫名其妙。蓝眼泪装成妹纸来我建的群里忽悠我,我被惹烦了,骂了几句脏话把他踢了。后来安静加群,发来来自冰儿红盟外宣部公关组的通知。这一次我第一次知道冰儿红盟有蓝眼泪这样一号人。

我现在一句一句的反驳,大规模泄露红盟群内文件?当初我的群发的都是我自己或者群成员自己编写的小程序,我连冰儿红盟QQ群群文件看都没看,何来这一说?对红盟成员进行威胁和骚扰?你这是搞笑吗?分明是你们冰儿红盟的大佬们对我进行各种嘲讽挖苦诬陷丑化,威胁?看看是谁威胁谁。这些当时的群成员都可以证明,而所谓的公关组根本就没有拿出证据。我并没有理会安静,也并没有遭到什么处罚。蓝眼泪扬言要封号封群,也没有发生。冰儿红盟只会口嗨?尽管发生这些事以后我对冰儿红盟的好感已经降为负数,但那时我并没有退盟,也没有理会这群“大佬”。我原计划于国庆退出冰儿红盟,来到十月初。我来补我在我的博文《十月初的一大堆烂事》中挖的坑。那时,龙神已退网,许多冰儿红盟真正有实力的成员(例如K龙,千灯等)也已退盟。泉quan创建的QQ群内一成员Scr1pt(后改名言零)加进我的群发了些资料于是和同样刚加群的蓝眼泪吵了起来,具体内容这位兄弟总结的很好。
2021-旧事重提(持续更新)

于是Scr1pt把蓝眼泪开了,蓝眼泪要报警。群里炸开了锅,了解到Scr1pt是泉Quan群里的人,于是开始讨论泉quan我发了一句话——能不能不要聊他?我和泉有过节。正是这一句,被截图发到了泉quan的群里。就因为这一句话泉quan群里的人也是疯狂喷我,聊天记录找不到了,但是当时在我群里的人可以作证。然后.......

再然后......



很不合逻辑对不对?相信大家也都会怎么觉得,太牵强了吧。Scr1pt和蓝眼泪干架,我说了一句话,既没有语言攻击也没有讽刺挖苦,就牵扯上我了,把我踢了。有脑子的人都知道惹事的是蓝眼泪,反到踢起我来了。逻辑鬼才啊!在论坛,也悄悄的把我的IP给封了,不得不用Tor登录。
大佬们“出色的编程技术”
2020年年末,我编写了几个小工具发到QQ群和博客上(极致影网安小组短信轰炸工具,极致影网安小组Q绑查询工具)结果马上就有“冰儿红盟”的大佬反编译我这些工具,原因很简单,为了装逼,同时也是为了告诉其他人,告诉自己Thrower很垃圾,只会装逼。其实,在工具发的时候我就说过会发源码,源码也发博客上了。可是有些“大佬”为了装逼还是进行了反编译,并且把源码发给我。我只想告诉他们,我的低调不是你们装逼的资本。

不过后来呢这位大佬给我道歉了,无语。
我对冰儿红盟的采取的措施
冰儿红盟相关成员,将近一年以来来不断抹黑造谣我,我忍了半年。老话说的好——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十二月,我开始在我的群内统计冰儿红盟核心成员QQ,打算以后好(kai)好(shen)交(fen)流(zheng)。谁料群内一成员通知蓝眼泪,蓝眼泪火速和冰儿红盟成员过客,帅气男孩加我群喷我,说我没事找事。事实摆在这,可见谁是没事找事。这篇文章我本不想写(原因大家想必也清楚),但是看到新加入冰儿红盟的小白频频在一些冰儿红盟老成员的宣传下被误导,我还是认为有必要澄清一下的。
2021新的开始
一转眼来到了2021,新的一年里我将带领极致影网安小组内的成员参加一些线上CTF,有关网络安全的答题,各种公益SRC等等,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进群讨论交流。

剑谱第一页,忘掉心上人。心中无女人,拔刀自然神。